1999年4月17日致曹可凡

可凡兄:

你好!你的两封信我都收到了谢谢你的信,令我感动。你的大作1我也收到了再次感谢。

在今天,像你这样成就的人难免遭人嫉恨中国古人损人是为了利己,今天的人不利己也损人,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但愿这一年快些过去,望老兄明年以后一帆风顺。

不过你现在读书、游玩、谈天说地也是美丽人生,重要的还是自己对待自己的态度。2

你的大作我学习了一下,很有意思,这对我完全是一片新天地。

我下月到上海,贝塔斯曼3有一个讲座。希望能和你一见。陆峰4知道我的行程和住宿。

祝好

余华

1999.4.17

 

该信引自曹可凡《故纸碎片》,《我认识一些深情的人》,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2020年,第298页。该信原见于曹可凡《故纸碎片》,《解放日报·朝花周刊》(品艺版)2018617日。两封信的标点及个别字略有不同,但主要内容没有差异。


曹可凡1963—),男,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电视节目主持人、同济大学客座教授。1987年,在上海电视台及东方电视台主持《我们大学生》《诗与画》栏目。1995年正式调入东方电视台担任主持人,主持《共度好时光》节目。 1997年,获得日本短波放送第十四届亚洲大奖。1998年,担任《飞越太平洋》 栏目主持人、制片人。2003年开始,主持上海电视台文化名人访谈类栏目《可凡倾听》。据曹可凡在《我认识一些深情的人》一书中对他与余华交往的表述,他和余华“相识于《小说界》文学聚会”。


信件释读

1、余华在信中所提到的曹可凡的“大作”指的是曹可凡与王群合著的《节目主持人语言艺术》(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年)。

2、余华在该信中说此话的背景是曹可凡在1999年春节前曾致信余华,信中说:“春节前随函奉寄拙作《节目主持人语言艺术》,不知收到否?甚念!或许本命年缘故,弟近来频遭小人暗算,诸事不顺,心乱如麻,唯以读书旅行解闷。”可参阅曹可凡《故纸碎片》,《我认识一些深情的人》,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2020年,第295页。

3、贝塔斯曼为世界知名图书出版集团,其总部在德国。19952月,德国贝塔斯曼股份有限公司与上海新闻出版局直属的中国科技图书公司合资建立上海贝塔斯曼文化实业有限公司。19971月,贝塔斯曼在中国成立书友会,其走出书店,将图书送到读者手中的经营理念对之后的中国图书销售市场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2008613日,贝塔斯曼宣布关闭中国贝塔斯曼书友会。可参阅徐雁主编《全民阅读推广手册》,深圳:海天出版社,2011年,第297页。

4、陆峰当时任职于上海贝塔斯曼文化实业有限公司,曾任该公司编辑部经理。


整理辑释:孙伟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