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振培:往事悠悠忆余华





我从小就喜欢文学,青年时代尤喜欢诗歌。在读了许多古今诗歌之后,便试着学写诗,一直写了好几年,积累了数百首。1984年,海盐县文化馆准备出一期《海盐文艺》,庆祝新中国成立三十五周年,需要稿件。我便把《南北湖文人轶事》一稿托友人送文化馆,又从数百首诗稿中挑选了十多首,和文友陆天华一起赶到县文化馆请教。

当时县文化馆设在天宁寺旁的一座小楼里,接待我们的有两个人,一位是顾希佳先生,我认识,另一位是青年,年纪大约二十余岁,小平头,白衬衫,蓝裤子,我不认识。顾希佳先生介绍,这位叫余华,叫我把诗歌交给他。余华微笑着接过了诗歌,坐在办公椅上认真仔细地阅读了诗歌。阅毕,他让我们靠近他的办公桌,兴致勃勃地和我们谈论诗歌。记得他问我读过哪些诗歌,最喜欢哪些诗人的作品,并谈了自己的读诗体会。在言谈之中,往往是一边谈边吟诵,说到感人和深情的地方,余华禁不住激动起来,使我们感到他的天真烂漫和纯情。一星期后,余华给我来了一信,约有一张纸。信大致内容是:告诉我所选诗歌他均一一细读,大多数诗歌都富有真情和一定意境,有想象和联想,清新有生活气息,特别是:“我是一条小街”一首尤好,但总体在语言锤炼上还不够精练,希望我勤奋学习、刻苦练笔,写出好诗。又谦虚地说其实他是不懂诗的,只因责任,才胡乱地说几句。余华当时虽已小有名气,但终究未成大名,故我对余华的信件虽曾保管了一段时间,但不甚重视,最终在搬家过程中遗失。

后来,余华经过刻苦写作,一举成名。我看着他出版著作的日渐增多,首先为他高兴,进而想得到他的著作,一读为快。一次踱至新华书店,发现《余华作品集》一套四本赫然立架,便像抱了个金砖似的买了下来。此也是与余华有关的一段快乐书话。


本文来源:《海盐日报》2000年4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