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华:八十年代谈文学,现在聚在一起谈什么病怎么治疗

近日,著名作家余华来到济南,参加了在想书坊书店举行的好好活着·余华读者见面暨作品朗诵会,并走进济南历城万象新天学校,和孩子们分享他的阅读与写作、成长与感悟。作为极其畅销的严肃文学创作者,余华受欢迎的程度远超一般作家,他走到哪儿,哪儿就被读者围得水泄不通。在与泉城读者的交流中,余华对自身创作的坦诚剖析,他对文学的精彩论断,都让听者受益。

在与学生分享完写作与阅读的经历后,余华接受了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的采访,回忆上世纪八十年代,畅谈当下生活,还分析了自己的作品《活着》因何受热捧,并畅聊了当下外国小说阅读热等文学现象。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你早年放弃牙医而转向文学创作,如果让你现在选职业,医生好还是作家好?

余华:我对牙医的工作还是很尊重的,因为我现在要去看牙医。但是做作家的话还是比牙医有点意思。说实话,牙医还是很辛苦的。作家的辛苦是自己把握的,比如说我不想写我就不写了,但是医生很辛苦。今年我父亲在上海瑞金医院住院,我才知道医生有多么的辛苦。我早晨7:30就去医院了,电梯里边全是医生,一位很有名的医生跟我说,做医生真的很辛苦。我以为上海、北京这种地方的医生上班都得9点后,但他们7:30上班是正常情况,外科医生一动手术就不知道时间有多长了,医生、护士都是很辛苦的职业。作家这份职业真的不算辛苦,自己可支配的时间很多。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你说过,上世纪80年代是一个只谈文学的美好时代,请谈谈80年代对于你的意义吧。

余华:这跟我们的年龄有关系,我们年轻的时候,正好是上世纪80年代。年轻的时候我们谈的是文学,不过过了几年,我们又都谈孩子,谈孩子怎么上学读书,现在我们这群人都面临一些列问题,比如父母的健康或自己的年老等,我的父亲已经87岁了,身体不好,我们自己身体也出现一些问题,所以我们那一代作家现在再坐在一起的话,谈得更多的话题是什么病、怎么治疗等。上世纪80年代给每个人提供了一个好的文学环境,除了谈文学没什么可谈的。那时候电视机刚刚从黑白变成彩色,我们刚开始转播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每个周末只能看一场,当时英超等赛事都还没有转播。

那时候的生活没那么丰富,我们在一起谈文学时连啤酒都没有,就是泡一杯茶,开始谈,谈到饿了再出去找吃的。那时候我们都觉得北京不好,到了冬天,晚上十点后就没有吃的地方了。说上世纪80年代是美好的文学时代,一是我们年轻,刚刚走上文学道路,遇到志同道合的人,喜欢谈论文学;第二,是我们当年的环境,除了谈文学以外没什么可谈的。


本文来源:《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师文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