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我的阅读

 我的少年时期是在文革中度过的,那是一个没有书籍的年代。那时候偶然得到一本书,也是没头没尾的书。我记得自己读到的第一部外国小说前后都少了几十页,我一直不知道作者是谁?书名是什么?一直到我二十多岁以后,买了一册莫泊桑的《一生》,才知道这就是自己当初第一次读到的那本外国小说。

大约是在二十岁的时候,我的阅读经历才真正开始,当时我喜爱文学,而且准备写作,就去阅读很多文学著作。那是十九年前的事,当时大量的外国文学作品被介绍过来,以及很多中国的现代和古典文学作品重新出版,还有很多文学杂志的不断复刊和创刊。我一下子从没有书籍的年代进入到了书籍蜂拥而来的年代,令我无从选择,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去阅读什么,因为在此之前我是一个毫无阅读经验的人。这时候我无意中读到了美国作家杰克.伦敦的一段话,我已经忘记了原话是怎么说的,只记得杰克伦敦这样告诉喜爱文学的年轻人:宁愿去读拜伦或者济慈的一行诗,也不要去读一千本文学杂志。我当时相信了杰克伦敦的话,此后我很少去阅读杂志,我开始去阅读大量的经典作品。杰克伦敦也正是这样的意思,十九年后的今天,我坐下来写这篇短文时,心里充满了对杰克伦敦的感谢。我觉得自己二十年来最大的收获就是不断地去阅读经典作品。我们应该相信历史和前人的阅读所留下的作品,这些作品都是经过了时间的考验,阅读他们不会让我们上当,因为他们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和人类灵魂的漫长旅程。当一个人在少年时期就开始阅读经典作品,那么他的少年就会被经典作品中最为真实的思想和情感带走,当他成年以后就会发现人类共有的智慧和灵魂在自己身上得到了延续。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