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欧洲杂志》之余华评论:中国《兄弟》,一部当代的英雄传奇

《欧洲杂志》

中国《兄弟》,一部当代的英雄传奇

Federica Cantore(费德丽卡·冈托雷)

200963

 

当李光头举办第一届全国处美人大赛的时候,刘镇经历了有史以来“最为壮观的一个下午”。沿街“三千个处美人全部穿着三点式比基尼,站成一排,长达两公里”,望不到尽头。我们仿佛身在中国,在刘镇,也就是作家余华笔下描绘的那座小城镇。从《兄弟》下部“致富光荣”篇开始,余华重新叙述发生在异父异母兄弟李光头和宋钢以及他们的同乡身上的曲折故事。

通过喜剧与悲剧故事的穿插,庸俗和高雅手法的交替,余华书写了一幅个人和集体的史诗性篇章,向我们展示了当代中国的面貌:从建国初期至当下的四十来年历史中,文化大革命时期对有钱资本家疯狂报复的残酷阴影仍然存在。

这对兄弟在毛主席的光辉照耀下度过童年,惊奇地亲身经历着、观察着这样一个毫无意义的世界。在下部“致富光荣”篇里,他们发现社会已经改头换面,变得更自由,不似先前那般冷酷无情。事实上,发家致富的道路打乱了刘镇和居民的原本生活。经济水平的不平等发展将会造成这样一种局面:在这个社会里,富人和穷人紧挨着住在一起。而这种局面必然会导致社会组织结构的分裂。

尽管深深的手足情谊把他们联系在一起,李光头和宋钢最终仍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迈向了两个极端的人生阶梯。前者靠回收破烂起家,成为了亿万富豪李董事长。而后者呢,在与美丽的林红修成爱情的正果之后,为了追寻幸福的幻梦,硬抗着身体的创伤,义无反顾地前进着。

但是,李光头对金钱的渴求和对权力的贪欲造成了无法避免的后果。李光头的不正当致富手段和过度的财富在同乡里造成了极坏影响,甚至引人愤慨,惹人厌恶,之后,他做出了最后一项有钱人才会想到的荒诞举动:决定搭乘宇宙飞船遨游太空。“李光头坐在他远近闻名的镀金马桶山,闭上眼睛开始想象自己在太空轨道上的漂泊生涯,四周的冷清深不可测,李光头俯瞰壮丽的地球如何徐徐展开,不由心酸落泪,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在地球上已经是举目无亲了。